相关文章

台风海葵登陆点上海到浙江宁波象山货物运输物流公司县鹤浦镇导致渔村一片狼藉

来源网址:http://m.ltwfood.net/

“海葵”登陆点象山县鹤浦镇,风急雨骤。记者 梁臻 摄

“印象中,台风从我们这儿登陆的还没有过。昨天一晚上没睡,听着外头呼啦啦的风雨声,真担心房子一下塌了。”说起台风登陆时的情况,64岁的周仁友依然感到后怕。

周仁友是象山县鹤浦镇杨柳坑村的村民,杨柳坑村是“海葵”登陆的地方,和周仁友一样,所有村民,都度过了一个不眠夜。

尽管“海葵”已经渐渐远去,但杨柳坑村的村民丝毫不敢怠慢,他们必须马上进行灾后自救工作。

“这次台风虽然没有给我们村造成人员伤亡,但已经把很多堤坝、房屋冲击得不成样子,我们必须抓紧时间抢修。”杨柳坑村党支部书记梁锦善说。

7日晚6点

全镇停电,转移村民耗尽10节手电筒电池

鹤浦镇停电了,在台风登陆前的几个小时,全镇处于停电状态,这种状态,从8月7日下午就开始了,停电给这个风雨中的小岛带来更多麻烦。

“昨天晚上的风太大了,不要说外面,就是在村办公室里,风都是呼呼的。”村党支书梁锦善感到压力巨大,杨柳坑村总共有600多人,除了300多人去外地工作或跑船外,留在村里300多人,大多是老人。

7日下午,村里把10多位住在危房的村民转移到了村办公室。

台风天,天色暗得特别快,此时断电更是雪上加霜。6点一过,基本就全黑了,呼啸的风雨,蜡烛根本没法点,只好用手电筒,村里的5个手电筒全部拿来用了。

“我们没有多余的电池,就这么10个,所以手电筒不敢一直开着,只能开一会关一会。尽管这样,到今天早上的时候,10节电池的电也全部用完了。”梁锦善说。

7日晚10点

一次次下船拉人,确保人员没有伤亡

从7日晚上到昨天凌晨,在杨柳坑村村委会值班的,共有6位村干部,他们最大的任务,就是制止渔民下船。

“虽然船停在了相对安全的锚地,但毕竟风雨这么大,大家肯定不放心,一旦风小一点了,就会有人下船。”梁锦善说,隔几分钟,他们就会用手电照一照锚地,看看有没有人。

晚上10点,风雨稍稍小了一点,梁锦善发现有4位村民来到了锚地,走下堤来到自己的船里。

梁锦善和另一位村干部徐成前一起,跑到了锚地。“赶紧上来,赶紧上来!”梁锦善大声喊着,由于风声太大,4位村民没有听到。

梁锦善和徐成前只好又下到船里。“船晃动得太厉害,每走一步都很困难,我好几次都差点掉下去了。”

“台风马上要登陆了,你们赶紧回家,这里危险!”梁锦善喊道。

“我们不放心啊,看看东西有没有放好!”村民说。

“还是快快上去吧,这里太危险了,船我们帮你们看着呢!”梁锦善一边说一边拉他们上岸,并且护送他们到家。

“送他们回家后,我再回办公室,风一下子就大了,我都站不稳,只好趴到地上,一点点爬回去,稍不小心就会吹到海里了。”说到这儿,梁锦善笑了笑。

到台风登陆前,梁锦善和村里的干部,3次把下船的村民拉上岸送到了家。

8日凌晨

电话声响个不停,都是来问平安的

“海葵”步步紧逼,风雨大作,外出的子女最担心家里老人的安危。

“我儿子女儿轮着给我打电话,隔几分钟问一次,生怕我这儿出什么事情。”76岁的王仙夫老人说,他的几个儿子女儿都不和他们住在一起,这次台风这么大,儿女们都不放心在家的老人,不停地打电话问平安。

从7日晚上一直到8日早上,王仙夫家的电话,整整响了一晚,直到天亮。

巨大的风雨声,王仙夫根本听不清儿子女儿说了些什么。但是,他觉得,简单的几句问候,足够让他们安心了。

和王仙夫一样,村子里几乎所有人家家里,电话都响个不停。没有电话的人家,亲人们也会打给他们的邻居。

64岁的周仁友家里没有电话,他的儿子女儿就不停地给周仁友的邻居周正德打电话,询问家人情况。

每当风小一点,周仁友都会赶到周正德家里,告诉他,一旦儿女打电话来,就叫他们不要担心。

“尽管我们的防台工作已经做得非常细致,但是,我们毕竟处在风口浪尖,亲人们的担心是很正常的,好在一晚上,固定电话的信号基本正常,手机信号虽然时好时坏,但还能够收到外界的信息,我们依靠着这些通讯工具,了解台风动向,并传递我们平安的信息。”梁锦善说。

8日早上9点

宁静的渔村一片狼藉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台风,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鹤浦这个地方。

鹤浦镇地处宁波第一大岛南田岛,是一个秀美富庶的地方,当地老百姓多以打鱼、耕种为生,日子过得平静。然而,“海葵”的到来,让这种平静顷刻间荡然无存。

昨天上午9点,刚从台风中“苏醒”过来的鹤浦镇一片狼藉。

大片的树木被连根拔起,村里篮球场上的篮球架也被吹倒了,一些电线杆也横断在地。鱼塘的水已经满溢,村民们正拿着网兜打捞逃出来的鱼,鹤浦小学边上的一座小桥,石头做的护栏被吹断。

鹤浦镇党委副书记周璐告诉记者,全镇9万亩农田、林地、养殖塘被淹,最严重的红卫塘6500亩梭子蟹损失惨重;镇上倒塌房屋45间、100多间受损、4000户人家进水,直接经济损失初步估计达4亿元。

在鹤浦镇红卫塘海水养殖基地,积水已经超过了半米,洪水漫过了塘坝,这里成了一片汪洋,水面上漂浮着死虾死蟹。

看着这些死虾死蟹,养殖户潘孝尚只能苦笑,由于咸水和淡水混合,这些海水养殖的梭子蟹对虾很多都死了。潘孝尚说,红卫塘附近6500亩养殖塘,几乎全部遭了灾。

昨天晚上8点半,记者再次联系到梁锦善时,村里还没有通电。

8日清晨5点

天一亮,村民都出门查看损失

5点一过,天渐渐开始亮了,虽然风雨依旧很大,但是在房子里等了一夜的村民们再也待不住了,纷纷出了门。

“一打开门,风还是很大,我们心里很急,这么大的风雨,我们都想去果园里看看,到底怎么样了。”村民王仙夫说,他打开门,发现有些人家的屋顶被风雨掀了一半。

“海葵”给杨柳坑村带来的损失非常大,周正德种的200多株枇杷树全部倒了,和周正德一样,村里很多人家种的枇杷、桔子等果树基本被吹倒了。好在,人没事。

昨天下午,紧张的抢修工作开始了。梁锦善说,台风冲掉了4个海塘,冲坏了很多溪坑,很多房子也被吹成了危房。

“我们要赶紧做海塘、房屋加固,修好溪坑,这次台风给我们村的破坏很严重,如果不赶紧修好,一旦再来一次台风,后果就不堪设想。”梁锦善说,通过全村人一个下午的努力,目前,海塘已经加固得差不多了。

8日凌晨3点20分

登陆时,风雨都停了

凌晨两点以后,风越来越大,在村办公室的6位村干部,都绷紧了神经。

“我们没有一个人坐着,全都站着,隔几分钟打开手电看一下,如果风小一点点,我们还会出去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梁锦善说,3点左右,风雨到达了极点,此时,人根本没法出门。

然而,到了3点20分左右,风停了,雨也停了,一切显得异常平静。

“这是台风眼,我知道,我们那时处在了台风的中心,这种平静是非常短暂的。”梁锦善说,这个时候,很多村民都出了门,大家晚上都没有睡,他们有的来到锚地,看看自己的船有没有事,有的还准备到自己的果园里看看。

“我们不停地喊着,马上会有大风雨,赶紧回屋去。”梁锦善说,他和村干部们一起忙着劝阻村民。

“我那时候也想去我的枇杷林看看,看到村干部们这么在喊,我想还是等天亮了再出去吧。”63岁的村民周正德说。

记者 王晨辉

【收藏此